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 静 妙 莲

酣畅淋漓不染尘 自在轻盈只为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晓雪:现从事对传统文化的学习研究与弘扬,致力于慈善救助事业。专著有《因情悟道说红楼》、《六韬新译》、《论语新译新解》。编写广播电视大学公共课教材《国学经典选读》三章,深受学生喜爱,另有小文随笔、诗歌、历史人物评论等文。编辑整理党治国先生遗作《党治国评资治通鉴》六卷、《党治国文集》六卷,共280万字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论语新译新解》八佾篇第三 3-21  

2013-11-11 22:38:39|  分类: 《论语新译新解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李晓雪

【原文】

3·21 哀公问社[1]于宰我,宰我[2]对曰:“夏后氏以松[3],殷人以柏[4],周人以栗[5]。曰:使民战栗[6]。”子闻之,曰:“成事不说,遂事[7]不谏,既往不咎。”

 

【新译】

哀公问宰我关于社的事,宰我答道:“夏后氏用松为社,殷人用柏,周人用栗。又说:‘周人用栗是为了使百姓战栗恐惧。’”孔子听说了此事后说:“已经成了的事,不必再说;已经行了的事不必再谏,已经过去的事情不必再追究。”

 

【新解】

宰我对哀公解释的关于社的事,既不是三朝立社的本意,又启发了君主的杀虐之心。宰我对哀公的回答可谓不当而错谬。当孔子知道此事时,事情已经这样了。孔子只好说,做成的事情就不能再说什么了,因为已经没有说的机会了;大势已定的事情就不能再劝谏了,因为已经没有劝谏的时机了;已经做过的事情即使错了,也不必再追究了,因为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。

机会失去了,就不会再来,所以我们在说话做事时一定要三思而后行,不要到事情成了之后而不可挽回。

 

【其它译文】

杨伯峻:

鲁哀公向宰我问,作社主用什么木。宰我答道:“夏代用松木,殷代用柏木,周代用栗木,意思是使人民战战栗栗。”孔子听到了这话,(责备宰我)说:“已经做了的事不便再解释了,已经完成的事不便再挽救了,已经过去的事不便再追究了。”

 

钱穆:

哀公问宰我关于社的事。宰我答道:“夏后氏用松为社,殷人用柏,周人用栗。宰我又说:‘用栗是要使民战栗,对政府有畏惧。’”先生听到了,说:“事已成,不需再说了。事既行,也不需再谏了。已往之事,也不必再追咎了。”

 

李泽厚:

哀公问宰我用木料作神主的事。宰我回答说:“夏代用松树,殷代用柏树,周代用栗树。栗树意思是使老百姓畏惧战栗。”孔子听到后,说:“陈年老张不要再去解说;实行了的事,不可能挽回;既然已经过去,就不要追究了。”

 



[1] 社:古人建国必立社,土神叫社。立社必树所宜之木为社主,以其树神为凭依者。

[2] 宰我:名予,字子我,孔子的学生。

[3] 夏后氏以松:下居河东,其野宜松。(钱穆)

[4] 殷人以柏:殷居毫亳,其野亦柏。(钱穆)

[5] 周人以栗:周居酆镐,其野宜栗。此皆苍老坚久之才,故树以为社。(钱穆)

[6] 使民战栗:宰我说,周人用栗,是为了使老百姓恐惧战栗,以此牵强附会劝哀公用严政。

[7] 遂事:事虽未成,然大势已定者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